我与兰兰是在别人的介绍下认识的,虽然我也很崇尚自由恋爱,但面对老妈的唠叨只得去敷衍一次次的相亲。见到兰兰时,原本吊儿郎当的我突然觉得眼前一亮,虽然她不是什么绝世佳人,但我还是被她身上那种说不清的气质折服了,我想我是对这个女子一见钟情了。就这样相处了半年后我们携手走进了婚姻的殿堂,这下可喜坏了一直神经紧张的老妈。


  我也终于舒了一口气,总算可以放松下来了,紧锣密鼓的婚前准备就像打仗一样。我和兰兰也开始我们的蜜月之旅,打算好好享受我们的二人世界。新婚的喜悦、激动、对异性的渴望使我尽情地释放自己。

新婚之夜的尴尬


  一天晚上我和兰兰从外面游玩后回到宾馆。刚沐浴完毕的兰兰就像出水的芙蓉,我抱着她就向床上走去。可是我发现任凭我怎样努力,还是达不到想要的硬度,随着精液的射出一阵疼痛袭来,使我完全没有了心情。以后的几次都没有什么改观。而兰兰每次总觉得不能尽兴,郁闷不已。新婚的喜悦和兴奋消失殆尽。

  突然的意外弄得我尴尬不已,难道是上帝要剥夺我作为男人的权利吗?初尝男欢女爱的我从此再也挺不起男人的尊严。在蜜月里遭遇这样的尴尬,我觉得挺对不起自己的妻子。本应充满甜蜜的蜜月却以苦涩提前收场。


  回到家后我整天郁郁寡欢,总是无缘无故就发脾气。一天因为在前面取了单位较高的奖金,我的心情也出奇的好。兰兰小心翼翼地对我说:我们还是去看医生吧,或许医生可以帮助我们。或许是因为愧疚,或者是因为我也想摆脱缠绕自己的苦恼,就跟兰兰来到了合肥长征医院。在那里我见到了前列腺医生胡医生,他在详细询问了我的病情给我做了检查后,和蔼的说:你是前列腺前期,还好来得比较及时。根据我的情况,同德给我采用了HA-100前列腺场效消融仪,因为此疗法药液可以直达病灶深层,快速清除致病微生物,结果也很让人满意,我很快就痊愈了。


  现在在床第之间我又恢复了男人的雄风,挺直脊梁做回了正真的男人。我和兰兰的隔阂也不攻自破,我们又重新拾回了以前的亲密无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