羞与人言两次挥刀自剪包皮。

  今年刚刚20出头的王铭(化名)是一名普通的打工仔,性格内向,一直因包茎阴茎短小而苦恼不已。16岁时自己偷偷在家做过“包皮自剪术”,但因消毒条件差,又没有进行伤口缝合,所以伤口愈合后留下了大块的疤痕。2009年,王铭到合肥的一家医院,做了“阴茎延长术”,他本希望医生能将难看的阴茎疤痕一起切掉整形,但医生认为阴茎皮肤疤痕范围太大而没能实现,于是,“命根子”上的疤痕成了王铭的一块心病。

  上个月的某一天,他再次拿起剪刀,强忍常人难以想象的疼痛,把自己整个阴茎的皮肤全部剪掉。由于疼痛难忍、创面出血多,不得已到当地医院求治,医生仅进行了简单的止血、消炎处理。三天后,疼痛难忍的他才来到合肥长征微创医院泌尿男科求治,这时已是“术后”60小时了。

男子竟两次挥刀自剪包皮

  严重感染,“命根”险坏死。

  据王铭的主刀医生合肥长征微创医院泌尿男科梁坚副院长介绍,王铭入院时自阴茎根部到冠状沟处之间阴茎皮肤完全缺失,缺损创面有大量分泌物溢出,还有创面感染的迹象。如果再耽误下去,很容易发生感染坏死。

  入院后,合肥长征微创医院泌尿男科医生们每天为王铭清洗阴茎创面、剪除感染坏死组织、敷药及抗感染治疗,同时给予物理治疗与心理辅导。20多天后,王铭绝大部分的创面都长出了新鲜的肉芽组织。近日,医生还给王铭进行“左侧大腿内侧取皮+阴茎植皮术”,手术进行得非常顺利。术后经过两个星期的生长,移植皮肤完全成活,日前王铭已康复出院。